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意淫强奸  »  故城旧事】(第十六章——第十八章)

故城旧事】(第十六章——第十八章)

作者:来源:怡红院论人气:加载中




                十六
  浩轩根本就没理会纪芹的吟吟呜呜的声音,他自顾地舔着她的花蕊。那是一
种说不出的味道,有些许的汗味,有一种说不出的香味,还有一些不能辨识,但
就是这些味道的交织仿佛拴住了他,他一遍一遍地象个采蜜的蜜蜂一样将自己的
舌头深深地探来探去。
  纪芹反正是没有力气挣扎了,只紧紧地抓着能抓住的所有东西,享受着这种
突如其来的疯狂。直到她感到身体内涌动的快感超出了自己的极限,她忍不住叫
了一声,然后全身开始激烈的颤动,如喷涌般地那快感使大量的淫水灌溉着下身。
  浩轩被纪芹的叫声和激烈的颤动惊住了,他直起身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纪阿
姨的疯狂,满嘴还是泛着光的水渍。
  纪芹好半天才从那中疯狂中平静下来,这个时候快乐是她唯一的追求,强烈
的空虚感和快乐的交织使她迫切希望这最重要时刻的到来。
  " 放进来。" 浩轩最初并没有听清她呜呜隆隆地说了什么,不过他很快就反
应了过来,他有些慌,不是一般的慌,而是那种近乎于颤抖的慌乱了。他的小钢
炮已经由于长时间的充血而变得又红又大,他用手仔细地扶着,傻傻地问:" 是
放进去这里吗?" 纪芹没时间去嘲笑他的稚嫩,点着头说:" 放进去吧" 艰难地
撑起身子,看到浩轩端着那粗大的鸡巴站在那,赶紧叮嘱说" 慢一点放,我有多
长时间没做过这事了。慢一点啊" 浩轩拧着腰,将小弟弟放在她的小穴口,用了
劲地往里钻,显然这里并不是洞口,纪芹被顶得差点喊出来" 不对,不对,下面
点。" 浩轩赶紧往下调了调,实际上他感到小弟弟是放在了一个温热的凹口了,
再次挺身。纪芹不由得深吸了口气,因为那东西确确实实地被塞了进来,虽然自
己的小穴早已经水流如注,但是这么个陌生又巨大的东西的闯入,还是让她有太
强的不适应。当浩轩的小弟弟逐渐深入,那种盈密的充实感让她根本就不能呼吸。
  性是无师自通的。
  浩轩的脑部也已经充血了,他清楚自己的小弟弟已经在" 做爱" 了。他本能
地抽插起来。
  男孩子的第一次是可怕的,因为他根本就没有什么技巧可言,就是一味的冲
击。可是就是这种冲击,对纪芹这样久旷的中年女人来说是太易导致兴奋的。
  每一次都抽到穴口,每一次又深深地扎进花心,伴随着浩轩粗粗的呼吸声,
纪芹几乎要晕厥了。
  开始的不适应很快就演变成了咬着嘴唇的享受。她甚至能感觉到自己小穴里
肉壁上的褶皱都被浩轩的粗壮的鸡巴快速冲击而熨开了,每一个细胞都能感受到
这种冲击的快感。
  " 浩轩……浩轩。" 她的手不自觉地抓住浩轩的手臂。
  浩轩就俯下身,象做俯卧撑一样的连续起伏。
  不一样,不一样,这样似乎小弟弟正好能扎在花心上了。那不是快乐,而是
不能自持的奔溃。
  管它怎样呢,纪芹已经不自觉地叫出了声" 啊……啊……啊……慢一点…
…慢一点!" 浩轩就像一台上了发条的机器,根本就没有停顿的设置,一直在轰
击着,而且越来越快。渐渐地他感觉出纪阿姨的穴里似乎有了旋转的空间,在每
一次进入时,他还有意识地变化一下角度,殊不知这种变化,恰好就能击中她的
G点。
  纪芹是不知道这种兴奋的原因的,但是她能感受到自己有了强烈的尿意,伴
随着每一次进入那中尿意都越来越强,她抓住床单、抓住浩轩……抓住能抓住的
一切。
  " 浩轩,我不行了,不行了,你停下……" 浩轩还是自顾自地抽插着。
  " 浩轩,浩轩,停下、快停下……啊!!!!……" 浩轩还是没有停下,他
似乎已经不能受到意识的控制了。他就是觉得自己的小鸡鸡就像被包在一个暖壶
里运动一样,舒服极了。
  纪芹觉得自己要死了——要快乐死了,这是可怕的,因为当你极度兴奋和刺
激而产生奔溃感,也是让人难以忍受的。她的呼吸都是急速而沉重的,她很想抑
制住自己的奔溃感和尿意,但是那持续袭来的冲击让她根本就无法喘息。
  纪芹突然死命地推开了浩轩。" 停下……停下……" 浩轩的小弟弟硬邦邦地
顶着小穴退出来,条件反射似的,纪芹的小穴就射出了一股水柱,不长,但是却
足以让两个人都吃惊不小。
  浩轩从未听说过在做爱中还能尿尿这种事。
  但是纪芹似乎从自己淡薄的意识中想起,这是女人的高潮。
  是高潮没错!
  因为这股水珠的涌出,继之而来的是蔓延全身的快乐,还有羞耻。她坐在床
上看着自己下身,床已经湿了一大片了,她狠狠地捶打着浩轩的结实的小身体,
一遍遍地捶着,甚至还流出了眼泪。
  " 叫你停下,为什么不听话?" 浩轩有些吃惊,又有些好笑。" 纪阿姨,你
怎么了?" 纪芹抬头看着这个把自己弄得死去活来,又丢人地尿尿了的小伙子懵
懂的样子,不自持地又扑哧笑了。
  " 讨厌,你讨厌——知道吗!" 浩轩这才知道纪芹并没有真生气,忙说" 纪
阿姨……" " 别喊我阿姨,别喊我阿姨行吗?现在别喊!" 负罪感是个谁都不愿
意去触碰的东西。
  纪芹看到浩轩的几乎顶在肚皮上的小弟弟,没有恨,只有爱。
  她惊讶于这个孩子居然干了十几分钟还没有射出来,记得自己曾在《家庭医
生》之类的杂志上看过第一次干这事的男人一般都不会很长时间,而浩轩却分明
还挺在那。
  她知道男人没射,他是不会舒服的,憋精也会憋出病,她给了自己一个继续
干这事的理由,就是让浩轩射出来,其实她心里最清楚她想要这种快乐,她还是
想要的。
  " 来,再放进来,要射出来,别憋着。" 慈爱的声音掩饰着欲望。
  浩轩很认真地端着他的" 枪" 放在穴口,拧身要进去,纪芹连忙提醒他" 这
回慢点、慢点啊……" 话音未落,浩轩的冲击又开始了。
  也许是中间歇了下,也许是刚才尿出来要放松些,总之,纪芹觉得现在要好
很多,但是很快浩轩就改变了姿势。
  他觉得一直做俯卧撑是很累的,于是他直起腰,抓握著纪芹的大腿顶在自己
的胸前,他的双腿也渐次地跪在床上。这样就是一种又和原来不一样的感觉了。
  这种" 刺" 法,再次挑起了她疯狂的神经。
  浩轩跪在床上,只需要耸动着腰就可以很深入地将小弟弟送到小穴的深处,
而且不费力,他觉得每一次冲刺到底的时候,小弟弟的头就抵触到一个肉心一样
的东西,着实很刺激,于是这就成了他进入的目标,而每次的撞击都带来纪芹兴
奋到狰狞的表情。
  纪芹很快就陷入到不能控制的程度,除了顾及邻居的反应,她尽量不发出声
音——但这也是不可能的,她觉得自己身上的每一根毛发都竖立起来。
  浩轩在一遍遍的插入中,突然注意到纪芹的奶头直立着,挺得好高,而且从
乳晕到乳头都变黑了,他孩子般的调皮劲又上来了,他一边抽插着,一边俯下身
去舔啮着奶头。
  纪芹被这样一个举动彻底击溃了,上下两端的极端感受——上面的酥麻、下
面的刺激——无论如何是承受不了的。" 浩轩,你慢点……我实在是受不了了
……浩轩" " 浩轩……你歇会儿……我……我……啊……射吧。" 继之而来的那
种尿意似乎又出现了,难道自己会被这个娃子弄两次高潮?一想到高潮,纪芹的
兴奋感更强烈了。
  " 浩轩……浩轩祖宗……你把我弄死了……你弄死我吧!" 不知道出于什么
原因,浩轩突然看见纪芹在扭动着腰迎合自己的身体,浩轩更是与这种交互性的
举动配合着,一遍遍地插入,直到他突然觉得自己的龟头象是松开了闸,而自己
又无力控制的时候,他停下来憋着口气,胸口起伏着。
  纪芹抬头看到,知道这孩子快了,忙说" 再来,再进来,快射出来,射出来
吧。" 一边将自己的小穴朝着他的弟弟底端套弄。
  收了鼓励的浩轩咬着牙,发了疯似的冲击着……冲击着,然后他感到精液喷
涌而出!
  纪芹也在猛烈地抖动着,完全不自觉地猛烈地抖动着。
  太他妈的舒服了!如果不是孩子在这,她真想说一句脏话!
  浩轩兀自在大口地喘着气。小弟弟在穴里还在跳动着挤出最后一点汁液。看
到纪芹半睁半闭着双眼,脸色就像抹了胭脂似的通红,身体不均匀地浮动,他调
匀了自己的气息,小心翼翼地将小弟弟从纪芹的小穴里拉了出来,随之他看到了
令他这辈子都忘不掉的一幕,一股浓精顺着张开的红黑的穴口涌出,直流向纪阿
姨的屁眼、流到床上,好大的一股啊!
  纪芹也明显地感到了浩轩拔出来的动作,他的小弟弟拔出去蹭到穴口都让她
一咧嘴的兴奋,紧接着她意识到精液流出来了,好大的一股,似乎就像源源不断
地流出的小河。
  她挣扎着挺起身,低头看时,果然床上有一大滩,自己的穴口上依然还有往
下流水的感觉。他会想起刚才浩轩射精的那瞬间,是的,好长时间的喷射自然是
有那么多精液。
  她娇媚地又带着怜爱地看着浩轩,这个让她不能在清晰拟定身份的人,是自
己的晚辈呢,还是男人。
  面前的这个小男人似乎被刚才的那一幕刺激到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张开
口的小穴。淫液和精液交织在一起让她的小穴变得晶晶亮。小穴里的肉红瑕瑕地
隐约可见。他又往前凑了凑。
  纪芹吓了一跳,现在的她可再也受不了任何刺激了,她害怕这小孩子又去亲
那儿,连擦都没擦,真是脏脏的" 你干嘛?" 浩轩一脸惊奇地抬起头" 纪阿姨,
我射精了。" 纪芹看着这个脸上洋溢着兴奋感的孩子,一时奇怪他为什么会对这
个不争的事实发问。她从床头的抽屉里的卫生纸卷上撕下一截来,在自己的下体
上擦拭干净,下体的精液和淫水太多,一截都不够的,只好又撕了一截,这才想
到,其实这个晚上对这个男孩子难道不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夜晚吗?
  就像女孩子第一次标志性的流血一样,男孩子第一次在女人体内的射精,也
是一个特别有意义的事啊,而且有了这第一次,这个男孩子就可以称得上是个真
正的男人了,那么……那么,自己是他的第一个女人,此时的纪芹完全忘记了自
己和他的年龄和身份的悬殊,想到自己是他的第一个女人,她就像个少女似的,
羞涩了起来,抬起头说:" 浩轩,你是男人了。" 男人,这个词,对浩轩而言,
真是一个新鲜词,从没有人说他是个男人,最多就是说他是个大小伙,听到男人
这个称呼,他马上就觉得自己长大了,责任感和成熟感顿生,他嘿嘿地笑了" 我
是男人了——纪阿姨,我会一直对你好的。" 纪芹觉得这个孩子真是有意思,他
还要对我负起责任来,小屁孩子。但是转而一想,自己要的难道不是希望有一个
一直在自己身边对自己好的男人吗?自己自所以决定给浩轩不就是希望他就是那
个男人吗?于是也有些孩子气地问" 是真的吗?浩轩?" 浩轩真像个大人似的,
点着头" 放心吧,纪阿姨,我会一直照顾你的" 其实他还想说," 一辈子或是一
生一世" 之类的话,又怕纪阿姨觉得太假,也就不说了。
  纪芹要的只是一个由浩轩嘴里说出的承诺而已,听了就喜欢,倒并不在意多
长时间。她觉得自己现在的快乐感不仅是兆龙出事后就没有的,甚至她觉得这个
时刻是自己此生至今最快乐的时刻,她很自在地躺了下来,全不顾自己还是全裸
着身子,在浩轩眼前。
  此时的场景就像是老夫妻一样的自然,浩轩也应景地挨着纪芹躺下,看着纪
芹,手有意无意地搭在纪芹的奶子上。
  " 坏蛋,手拿开。" 浩轩当然不会拿开,只是把手掌微微地抬了抬而已。忽
然他想起一件重要的事" 纪阿姨,我已经看过书,说射在里面会怀孕,刚才——
你会怀孕吗?" 纪芹原本从未想过这事,计划生育政策的有效执行,使她们这个
时代的女人都在生育第一个孩子后结扎了,所以省了不少事,浩轩这么一说,她
觉得他还真的只是孩子,他说的海誓山盟是不作数的,于是问" 你害怕我怀孕吗?
" 浩轩也不知道自己害怕什么,睁眼想了一会,说" 我其实害怕被学校开除。"
" 放心吧,不会怀孕的。" 冷静下来的纪芹觉得自己的腰有点酸疼,毕竟那么大
的运动量对她而言有点太大了。" 睡吧。" 浩轩接着说" 其实,纪阿姨,我不是
害怕你怀孕,其实,我只是想上完大学再结婚、生孩子。" 纪芹原本想起床去洗
洗,一听这话有点楞。他在想什么,难道真的想和自己结婚,还生孩子?我的天
啊,说他是孩子真是不过分,太天真了,可是如果说他不负责任又是太冤枉他了,
看来他刚才说的要照顾一辈子的话,真是真心的。她觉得自己选对了人,就冲这
么句话,一切都值了。
  她轻轻地摸着浩轩的脸" 浩轩,别乱想了,你会长大的,到你上了大学,你
就会认识漂亮的女孩子,就会和她们结婚了,到时候,阿姨就老了。" " 不会的,
纪阿姨,我听说一个人的初恋对一个人的影响可大了。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的。
" " 我还是你的初恋?" 纪芹调笑着他" 你不怕人家笑我老?" " 不怕,到时候
我也长大了,我就留着胡子——络腮胡子。" 纪芹一把过浩轩的头,埋在自己的
双乳之间,眼睛里不自觉地泛出了泪。
  浩轩则贪婪地闻着乳香。
                十七
  不知道过了多久,纪芹醒了。
  准确地说,她是被胸口那酥酥痒痒的感觉弄醒的。睁眼看时,浩轩正趴在自
己的胸口亲着奶头,明显地感到浩轩的舌头一圈圈地绕着自己的奶头在打着转,
痒死了。
  刚醒过来,梦还是依稀记得的,她就记得自己在带小孩,那个小孩只有几周
大,还在襁褓中,似乎还有婆婆在身边喊这话,喊得什么记不住了。再后来就记
得自己在给孩子喂奶。
  对了,这就对上了。
  就是这个讨厌的浩轩在亲自己的奶头把自己弄醒了。那么那个孩子是谁?难
道真是未来自己和浩轩的孩子?——难道自己将来真的和浩轩在一起了?她忽然
有一种甜甜的幸福感。
  可是婆婆是谁呢?她使劲的想着?想是不是燕蓉?
  这一想,不禁让自己有些害怕。
  如果燕蓉知道自己和浩轩发生了这样的关系,燕蓉会怎么样?她会不会大闹?
  何止会是大闹!她简直会把自己杀了。更不用说还会同意浩轩长大了还和自
己在一起。
  其实她并不奢望自己能和浩轩一直在一起,或者说她对自己和浩轩目前的关
系是低期望的,她只是喜欢浩轩,不想让现在的自己是寂寞而孤单、无依无靠的,
可是昨晚浩轩的那些话让自己有了一些小遐想,现在想来,自己是太过天真了,
都多大年纪了,还相信那些海誓山盟的话。难道和浩轩真的是爱情吗?还真的会
追求一个什么结果吗?
  算了吧,享受着浩轩和自己在一起的这几天吧,今天是浩轩来的第三天了,
明天,对最多明天中午,他就该回去了。他回去就会去上课,学习,参加高考,
上大学,不会再来了,不会再到我的身边来了。以后,浩轩是个漂漂亮亮的小伙
子,他的以后,和我这样的老太婆是不会有关系的,就是以后见了面也是低着头
的笑笑过去。既然开始,就快乐地开始,要是结束,就潇洒地结束。
  她不由自主地搂住了胸前的浩轩的头,浩轩正坏坏地轻啮着自己的奶头,酥
痒地感觉还真是舒服。
  " 你怎么怎么早就起来了,几点了?" 浩轩抬起头说," 不知道,我刚醒,
睡不着了。" " 坏蛋,睡不着也不让我睡!" 纪芹嗔怪着,胸前却顿时又空荡荡
的感觉,打开旁边的台灯,一看才五点钟,心想这个小浩轩,吃了一次肉,就惦
记上了,还真是心急,倒不愧是小伙子,还真是恢复得快。
  趁着昏黄的灯光,她看到浩轩跪在床上,一丝不挂,小弟弟又已是昂然矗立
了,她这才想到最天晚上他俩都没有穿衣服就睡了,就这么睡了一夜,想象真是
的,可能是昨天确实累坏了,可是和一个这样的小伙子睡上一夜,没穿衣服,想
象还真是挺不好意思的,她撑起身子看看自己的下体,确实是光溜溜的,只有一
簇乌丛丛的毛。
  遮掩是没有必要了,她心疼地爱抚着浩轩的手臂和身上的肌肉——十七岁的
小伙子身上的肉已经非常结实了。" 你不累吗?" " 不累,睡好了呢。" 浩轩呵
呵的傻笑。
  知道他的鬼心思,纪芹有些羞涩地问" 又想要了?" 浩轩还是傻傻地笑着点
头" 恩!" " 那你轻点,别象昨晚上那样,那样我受不了。" 纪芹想到昨晚上那
种在云端上翻上翻下的感觉,马上就有了念想,生理上的反应随之而来,她又感
到自己下体的潮湿感。心想,自己真是个荒了太久的女人,还没开始干事呢,水
先流了一地了。
  年轻人的那家伙就是结实,硬的翘的,每一次的插入都那么舒服,不能想了,
在想就潮透了。她索性闭上了眼睛。
  浩轩却挪动着身体,跪在自己的腿间一把挪开双腿,纪芹不自觉地咬着嘴唇
等待着进入。
  可是始料不及的是,等来的不是浩轩的小弟弟,而是浩轩的舌头。
  她马上撑起身子来,要推开浩轩" 浩轩,别那样,那地脏,昨天晚上没洗,
直接进来,听见没有?" 浩轩根本就没有被纪芹的那把小力气推开,舌头依然舔
在她的小穴上,嘴里呜哝着" 不脏。" 纪芹被舔的地方正是阴核,那手头上的小
芽刺重重地剌过那嫩生生的小肉粒,她立刻就被击溃了,重重地躺在了枕头上,
只能任由浩轩在自己的穴肉上" 肆虐".底下的味是怪怪的,浩轩确实觉察出来了,
但是那种带着腥腥的怪味似乎反而增强了他的欲望,他调皮地把舌头从她的小毛
毛开始,直舔到穴口的底部,继而用舌头把小缝两边的穴肉翻弄开。
  这一翻弄,舌头就尝到了穴里水的咸湿,纪芹却被这样的舔弄折腾的哼哼唧
唧了,她扭着腰,咬着嘴唇,压制着心底的嘶喊,大早晨的千万不能叫出声,万
一被邻居听清,就麻烦大了。但是这刺激确是一遍又一遍地袭来,浑身的毛孔有
一次肆无忌惮地张开了。
  该死的浩轩现在又把舌头伸进了穴里,似乎象在探索未知秘境似的,一点点
地把舌头伸长,努力地往里钻。热乎乎的舌头在自己穴里搅弄的感觉是令人恐怖
的。
  她不由得抓紧床单,抓住浩轩,但只能抓住他的头发,但是又不敢用劲,开
始这样的浩轩反而像被鼓励似的,头往下压得更深,舌头钻的更起劲。
  " 啊……浩轩……我受不了了,进来吧,进来吧。" " 浩轩……好孩子…
…我要死了……要死了……" 浩轩这会儿真是不管他纪阿姨的死活了,直到舌头
累得缩不回来了,才直起身来,小牛犊子般的喘着粗气。
  纪芹被折腾得起伏着身体,浩轩注意到她的小赘肉," 纪阿姨,你有小肚子
了。" 纪芹好气又好笑,却懒得说话,伸手去关台灯,被浩轩拉住说" 别生气了,
逗你玩呢,我想开着灯,看着你。" 纪芹哪能挣过他,也只有随他。" 你个坏孩
子,你弄得我难受。" 浩轩笑着" 你下面有好多水。" " 讨厌——浩轩,你在弄
这事,别喊我阿姨——我听着别扭。" " 那喊你什么?" 纪芹就是觉得这样的姿
态,喊着阿姨太过别扭,至于让他喊什么还真没想过,难不成让他喊老婆,想到
这脸又烧了起来。
  浩轩鬼鬼地说" 难道喊小芹,要不就喊老婆。" " 讨厌,浩轩,你真讨厌。
" 此时的纪芹无处可藏——全身光溜溜的,只能嗔怪一下。
  浩轩再傻也能看出纪芹的欲拒还迎,他也不想再耽搁下去,端起了枪开始了
早晨的第一轮冲击。
  期待中的小弟弟的进入还是让纪芹觉得有些应对不足,似乎经过一夜的修整,
浩轩的小弟弟更加强壮了似的,直刺进来时,还是有些疼的咧嘴,没有来及缓缓,
浩轩的强力攻击就开始了。
  也许是最晚的精液和淫水还留在穴中,也许是浩轩的那一番舔弄已使她分泌
旺盛,纪芹并没有觉得干涩,但是粗大的鸡鸡象上了发条似的一个劲地刺入,让
纪芹的意识都变得模糊了,她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地似的,呢喃着,扭动着。
  " 浩轩……我……太舒服了,要死了……" " 浩轩,慢慢……浩轩,就是那
……:" 浩轩,上面一点,……对对对……啊!!……" 浩轩的蛮冲蛮打,没一
枪似乎都能激起纪芹身体的回应,他愈加兴奋,说着" 纪阿姨" 喊出口知道不对,
忙改口" 老婆,老婆……" 喊出老婆两字,浩轩不知怎的更是脑细胞充血,从没
有喊过老婆,才知道这两字原来有这么大的刺激力。好像身下的这个女人就是自
己的,永远是自己的。本能的冲击变得更快速了。
  但是这样的冲击是不可能长时间持续的,那股兴奋劲之后带来的是浩轩觉得
自己的腰有点酸,昨晚的大战加上这次的挺弄确实对他的体力产生了些影响,他
不舍地放慢了节奏。
  可就是这慢节奏,轻轻地拔出再使劲地插入,却给纪芹的小穴造成了另一样
的刺激,纪芹简直有些直入云霄的感觉,她哼哼着" 恩,就这样……别停下来,
对,就这样……" " 我的亲孩子,你害死我了,我要疯掉了……" " 慢一点,别
插那么深,我受不了了……" 浩轩听到她喊" 亲孩子" ,不由想,怎么纪阿姨都
晕菜了,喊自己亲孩子,难道当我是兆龙了,或者把自己当成我妈了。
  一想到这,马上脑海中就想到了他妈的形象来," 如果是我妈……" 立刻打
住,不敢再往下想了。
  这样的停顿,让纪芹缓了过来些,她心疼地看着浩轩" 累了吧?" 早晨的天
还是凉快的,但是浩轩依然一头是汗,他从手肘拭了汗,倔强地说" 不累。" 纪
芹还是直起了身,小弟弟象弹簧似的从穴洞里弹了出来。" 你躺下" 浩轩不明所
以,只有躺下,小弟弟像个旗杆似的朝天撅着,他看着纪芹挺着奶子骑跨到自己
身上,长发把她的脸庞都遮住了,她低着头,手扶着浩轩的小弟弟,小心翼翼地
对准自己的穴洞,缓缓地坐了下去。
  我的天啊,这太刺激了,浩轩睁大了眼睛,小弟弟也一寸寸地耸进了纪阿姨
的身体,然后纪阿姨抬起了屁股,就这么一起一落,浩轩太惊讶了,一点都不费
力,还插得特别舒服。
  以前和兆龙他爸弄事的时候,兆龙爸累了就喜欢让纪芹在上面弄,后来年纪
大了,新鲜感消除了不少,纪芹也懒得弄事,当然,兆龙爸也不怎么想再和自己
弄,她也就无所谓了,但是方法总是记得的,要不是看着浩轩累了,她还想不起
这么个弄法。而这种感觉又是不一样的,自己能控制着进入的长短和角度她扶着
浩轩的腰,时而慢、时而快地起伏着。
  随着她的起伏,胸前的两个奶子也上下颠簸着,快的时候颠簸的尤其厉害,
觉得有些心慌。这却让浩轩找到了好玩的去处,他的两只手正好是空出来的,于
是淘气地握住纪芹的两个奶子玩弄着。
  他的手指搓着挺立着的奶头。搓弄得麻麻酥痒的,让纪芹更觉得难受,上下
的两股刺激任谁都忍受不了,她一边批评浩轩" 别弄,我痒死了。" 一边不停歇
地上下耸动着。淫水受到重力的作用更加无阻拦地直淋在浩轩的小旗杆上,又溢
出了穴口,浩轩都能感到腿丫那汪汪的。他玩的更起劲。还能看到小穴在自己的
肉棍上的运动,有意思极了。
  头发散在面前,遮住了眼,纪芹用手捋起来,这样的一个姿势让浩轩更觉纪
阿姨娇媚动人。" 阿姨,你真漂亮。" " 就你嘴甜——不是不让你喊阿姨吗?"
" 那——老婆,你真漂亮,你真会弄。" " ——你个大坏蛋!谁让你喊老婆!"
纪芹忙不迭地套弄着,嘴上并不饶人。
  " 这样真舒服,老婆——你累吗?" 浩轩看到纪芹脸上、胸口上都已是点点
汗渍。也有些心疼。
  " 别说话" 说实话,是有些累,但是纪芹还是很享受,累的时候索性腿也就
不持力了,但那样,小弟弟就会整根地插在穴里,直抵到花心,这简直要了纪芹
的命,差点就喊出来,还是赶紧咬住牙。
  浩轩舒服得不得了,还奋力地往上顶。
  又难受又舒服,是种奇怪的感觉,但这最是让人欲罢不能。纪芹贪恋着这种
又麻又酥又痒的快感,所以起来的高,坐下去的深,每次都能让她皱着眉,快乐
得想哭。
  浩轩的小东西就像个小锤子一样在自己的穴里还跳啊跳的,压得自己的尿意
也强烈起来,她后悔自己没在醒来时上个厕所,现在又尿出来,不得尿浩轩一身
的,那该怎么办啊!
  于是她拔出了小弟弟,坐在床上,喘着气——累,确实累,得有个分把钟才
歇过来。浩轩的小弟弟好事那么虎头虎脑地矗在那,她不由得说了句" 祖宗,你
真能弄。" " 你刚才喊我亲儿子,现在又说祖宗,我到底是谁?" 浩轩是得了便
宜就卖乖。
  纪芹气得没理他,她再想下面该怎么办?
  她想到了以前曾经用过的背入式,觉得也是很好的方法,于是说" 浩轩,我
累了,你来动好吗?" 浩轩点头,年轻人恢复得快。
  " 我趴下来,你跪在我后面,放进去。" 纪芹说着就已经趴下来了,腿微微
的分开。
  我的娘啊,!
  浩轩差点喊出声来。
  这是一个啥样的姿势啊,纪芹趔开的两腿中赫然露出了红红的张开的小穴。
在昏黄的灯光下,浩轩可算是看清楚了。
  两片黑红色的大阴唇翻着,阴道口渗着水,还有屁眼也看见了。
  浩轩忍不住用手去摸。
  纪芹回头说" 干啥呢?" " 好漂亮,你的小屄好漂亮" 这话让纪芹听了相当
受用,但她闹恨浩轩没有直接插进来,因为她的小穴里已经觉得空空的了" 什么
脏话,以后别说。" 转而一想,这还教育什么,连干都干了,还不让人说。于是
说" 别摸,手脏,快把你的——小弟弟放进来。" 浩轩用手轻轻地揉着两片唇肉,
水象开了阀门似的滴答落在床上,纪芹难受的不得了。" 你进来不?我可下床了!
" 浩轩这才捋了捋小弟弟,对准了穴口,攮了进去。
  每一次进得都这么直接,没有一丝探究的。纪芹被捅的不由往前挪了下,回
过头说" 祖宗,你慢点。" 浩轩的弟弟一进到小穴里,就成了另一个人,他半俯
着身,提插着,提插的重点就是小肚子撞击在纪芹的大屁股上,啪啪直响。
  纪芹觉得浩轩的小弟弟就像个擀面杖似的,捅在屄里。她低下头,把屁股更
高地撅起来,这样似乎小弟弟可以更深的插入。在啪啪的声响中,她想喊叫,可
是头悫在床上,却发不出声来。只听到唔哝的喉音。
  就这么撞击着,撞击着。
  浩轩觉得就像是一个伟大的将军在战场中驾驭着自己的战马驰骋着,他奋力
地向前冲着,手扶着纪芹的腰上,腰上的小赘肉就像是可以把持的缰绳似的。
  兴奋、高强度的兴奋感在一阵长时间和强有力的冲击后终于到了临界点。浩
轩觉得脑子的神经一松,精关大开,精液喷涌而出,同时就听见在纪芹的嗯嗯唧
唧的声音之后是啊的一声喊叫,声音是明显压低的,但是清晰可辨。她的声音都
分叉了。
  跳动着的小鸡鸡,在射完了最后一滴之后,缓缓地退了出来。
  纪芹累的连动都动不了,就这么叉着两腿,露着毛乎乎的屄跪在床上。
  浩轩看到了大股的精液从屄洞中涌出,呼呼地滴落在床上,长长的坠落距离,
白色的精液象个水柱似的流下,真是蔚为壮观。浩轩也惊讶于自己射得如此之多,
不禁吐了吐舌头。但是他更喜欢从屄里流淌出精液的视觉刺激。这种跪着姿势的
流淌,又与昨晚又不同。
  他正待伸手去摸纪芹毛茸茸的张开的屄口时,纪芹忽地倒在床上,好半天不
动,只看到身体的呼吸是急促而不均匀的。半晌才幽幽地说了句" 浩轩,你把我
弄死了。"
                十八
  " 纪阿姨,你舒服吗?" 纪芹看着面前这个脸涨得红红的男孩子,那个无邪
的眼神真让她怜爱," 你舒服吗?浩轩?" " 我舒服,特别舒服。" " 那我也舒
服。" 这不是假话,确实是舒服,就是舒服得有点强烈,纪芹想怪不得杂志上经
常说那些大款女的去包小白脸,年轻人真是强!
  " 那你很累吧?" 关切。
  " 被你这么弄,怎么能不累?" 纪芹也没有责怪的意思。
  " 纪阿姨,跟你在一起真好。" 浩轩缓缓地躺了下来,躺在纪芹身边。
  纪芹想,这是初经人事的男孩子应该都有的想法吧,她笑了笑说" 你肯定也
累的不行,天还早,睡会吧。" 浩轩拉过纪芹的手,放在自己肚子上说" 明天我
就走了,纪阿姨,你啥时候回去?" 这是令人不忍的话题,纪芹真是想让浩轩就
呆在自己身边,不是为了弄这事,就是象啥事没有一样,做个饭,说会话,可是
毕竟他是要回自己家,要上学的。自己何时回去?真不知道。
  " 你该回去就得回去,明年就考了,回去好好看书复习,别老想着这些事,
别想着我。" 说着,眼角还酸了,但是忍住不流泪。" 我暂时还回不去,过过再
说吧。" " 那我有时间就来看你。" 浩轩认真地说,但是这并没有任何把握,没
时间、没理由,妈妈是不会同意自己到矿区来的。不过叫自己不想纪阿姨,是太
难了,尤其是在这样的事发生以后,找机会吧,也许有。
  " 你哪有时间,真的,你好好考试,考上好大学,我去看你。" 浩轩紧紧握
着纪芹的手,非常高兴。
  纪芹不能让这样的悲剧性话题持续下去,叉开了话题说" 你刚才说我喊你什
么?" 浩轩说" 你啊,喊我亲儿子。呵呵,吓了我一跳" 纪芹脑子里想到的是兆
龙,这个念头也足以把她吓死。亲儿子,我的天,太有悖伦理,太吓人了。
  " 你一说亲儿子,我就想起了我妈。" 纪芹的思绪被浩轩带出来,觉得有些
好笑——发生在别人身上这样的事好像让自己压力小了许多。
  " 你想你妈了?" " 哪是啊,在这个——时候,你这么说,我就吓坏了。"
" 这事,你怎么能想到你妈?你看过你妈——弄这事。" 纪芹觉得浩轩既然看过
他妈脱衣服什么的,难道还有什么其他事?
  " 她肯定弄过,不过我没看过。" 浩轩倒是很认真。
  " 废话——没弄过,怎么能有你。弄还能让你看到。" 纪芹觉得这孩子说的
好笑。" 浩轩,你小心点,回去别说漏嘴了,要是让你妈知道我们的事,她会恨
死我的。" " 放心吧,纪阿姨,我不会说的,我又不傻。" 接着就是一个傻傻的
笑。
  纪芹看着这个孩子,心里泛上的,既有一种依靠感,又有种疼爱感,她不知
道以后该怎么和这个男孩子有着怎样的未来,半晌轻轻地说" 浩轩,你结婚前,
要是还想我,就来找我,看看我。要是结婚了,你就忘了我,到时候——到时候
就举行了仪式,当我的儿子吧!" 说完,眼泪已嘤嘤地流出。
  这一天过得是这么快,下午俩人去了公园,这是纪芹要求的,她想出去散散
心,两个人拉着手,象母子,又像情侣,坐在人工湖边,甚是惬意。别人倒是不
可能去猜透他们的真正关系。
  晚上又是不知疲惫的缠绵。
  第二天起来时,纪芹一大早就去买菜,想做顿好吃的给孩子吃——不知道下
次给他做饭是什么时候了。回家时看浩轩正在拖地,她的眼角又泛出了泪,真是
一个好孩子——好男人!
  抢下他的拖把说" 别拖了,地又不脏,你好好歇着,等会做好吃的给你吃。
" 浩轩挣了两下,没争过,也就只好跟在纪芹后面进了厨房。
  离别前的气氛总是非常伤感的,但是又没有人愿意去触碰它。两个人都小心
翼翼的,纪芹在洗着、削着土豆、切着肉。浩轩则蹲在地上剥着葱蒜。
  倒是纪芹最先忍不住了,说" 浩轩,你在这边过得开心吗?" 浩轩抬头看着
纪芹,但纪芹并没有回头,他点点头,似乎纪芹能看到," 开心,当然开心" 继
而顿了顿问" 你开心吗?" " 我——不知道,也开心吧。" 纪芹还是没有回头。
  纪芹不是不想回头,而是不敢回头,她觉得自己在丈夫和儿子离开的时候都
没有这么难受过,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是不由自主地问" 你下次放假——是
什么时候?" 浩轩站了起来,他知道纪阿姨不舍得自己走。这些天留给这个青涩
的那孩子的,是一生中最初的、最美好的记忆,想到离别,甚至不能预期重逢,
他竟然掉出了眼泪,他在纪芹的身后,伸手搂住了她的腰,说" 不知道,纪阿姨,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假。但是——只要有时间我就会回来看你的。" 纪芹听出了
浩轩声音中的哽咽,回过头,浩轩的眼角果然挂着泪滴。其实纪芹的眼角也早已
湿润了,但是她仍强笑着说" 傻孩子,又不是见不着了,哭什么!" 浩轩也看到
了纪芹的泪眼,他的心软软的,脸慢慢地贴在纪芹的脸上,说" 纪阿姨,你会想
我吗?" " 我——当然会想你的,你现在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 那你回去吧,
回去我们见面就方便了。" " 傻孩子,我就是随便问问,你都高三了,马上就要
高考了,别胡思乱想了,我——要是想你,就去看你,好吗?" 浩轩的眼泪并没
有停下来" 要是我想你呢?" 纪芹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 你要是想我,就打我对
面杨奶奶家的电话,别太迟了,他们老人睡得早。——你就说你是上次来的我干
儿子——也不能叙太长时间。我这没人来,所以电话早就拆了,要不——" " 我
知道了,纪阿姨。我要是想你,就告诉你,你回去看我吗?" 纪芹真的害怕孩子
耽误了学习,其实她更害怕的是自己影响了孩子的一辈子,可是自己又怎么能舍
得让浩轩离开自己那么久呢?她抿了抿嘴,说" 浩轩,别想我,尽量别想我。要
好好学习,要是考不上大学,你妈妈会失望的,我也不会开心的。" 浩轩的都头
贴在纪芹的背上,泪都淋湿了她的衣服" 可是我怎么才能不想你呢?" 纪芹心疼
他,就像离开即将远征的丈夫或者是即将长别的儿子,她的悲伤却还带有带有一
些喜悦。因为她知道就在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个人会挂念她。
  她拉着从背后伸过来的浩轩的手。轻轻地放在自己的乳房上,就在这么一瞬
间她感到紧贴在自己身体上的浩轩的下体砰地硬了。她没有做声,只是拉着浩轩
的手在自己的奶子上揉搓着。
  浩轩任由她的手牵引着自己动着,他珍惜这靠在纪阿姨身上的每分钟,他知
道自己的小弟弟紧紧地顶在她的屁股上,小弟弟是不由他控制的,它确实条件反
射般地硬了。
  纪芹的耳朵被浩轩呼出的热气熏得暖暖的,那个孩子的阳刚的味道几乎透过
耳膜穿过了自己的身体,她的浑身都是痒痒的,手上不自觉地加重了力量,自己
的奶头似乎也硬了起来,她开始呢喃了" 浩轩,浩轩……" 这种成熟女人不自觉
的呢喃就是一副春药,哪怕是久经情场的人都难以抗击,更何况是这个如弹簧般
雄壮的男孩子。浩轩的手顺着她的衬衫缝就伸了进去,贴着胸罩的边沿,直伸到
奶子上,奶头上。它硬的象个提子。浩轩揉搓着、把玩着。
  纪芹再一次意乱情迷,她难以解释为什么一个被丈夫把玩无数次,又被自己
吸了又吸的奶子在浩轩的手上就那么敏感,几乎是一触碰到就会有反应,而且迅
速,而且强烈!
  她仰着身体,使劲地靠在浩轩身上,摩擦着、摩挲着。
  浩轩的唇落在她的脸上、落在她的唇上。她贪婪地寻找着这个孩子的舌头
……
  这是浩轩第一次吻自己,那么青春的感觉,那么久违的感觉,如果只是弄事,
也许就是鱼水之欢,但是浩轩的吻,让她居然感觉到了——爱情。
  难以想象。
  但千真万确。
  她被浩轩吸允着,她也吸允着浩轩,她仰着头,亲着浩轩脸上的每一寸肌肤,
浩轩也是如此,直到她心跳的发慌、直到她喘不过气,她立起身的时候才看到不
知道合适自己的衬衫早已揭开,胸罩被拉到奶子的下边——有点勒着了。
  她嘤嘤地说" 脱了吧。" 浩轩顺从地解开了她的胸罩,在奶子垂下去的那一
瞬间,她低头看着那直立起来的奶头又被浩轩的双手紧紧捂住。
  " 纪阿姨,我们进屋吧。" " ——我不想动,就在这吧。" 浩轩把她的身体
转了过来,一句话也没有说,就那么从脖子开始吻起,一直往下,一直往下。
  当温热的舌头亲到她的奶子,亲到她的奶头。她已经站不住了,腿软软得有
点抖。浑身的鸡皮疙瘩似乎都被亲了起来。
  她忽地滑了下去,手肘撑在案板的台面上。她仍不愿意睁眼,浩轩也仍不愿
意停下,他俯下身,继续亲着她的奶头,肚子、肚脐眼,直到小腹。她迷迷糊糊
地感到自己的长裤被拽了下去,不,是连着连裤一起被拽下去的,但她仍不愿意
睁开眼。
  然后就是那个温热的舌头亲在自己的阴毛上,继而是阴道的上端,但是这不
爽利,这样碰不到她的阴核。她低头看了眼浩轩,浩轩已经蹲在地上了,于是她
轻轻推开浩轩的头,翻过身,俯在案板上,将自己毛茸茸的穴留给浩轩。
  这是一个任何人都不可能无动于衷的场景,浩轩的舌头在第一时间就紧紧地
贴在她的穴口,她不由得低吟着。这个姿势也许太适合舌头的闯入,她觉得自己
的两篇阴唇被暖暖的舌头拨开,那个热热的小东西就这么深入到自己的穴内,左
右、上下,翻腾着。
  她依旧闭着眼,也许这样才更能快意、肆无忌惮地享受着这种汹涌无常的快
感,她能感到自己的穴水——也许是浩轩的口水已经殷殷地流过穴门,滴落在地
上,她觉得穴口被舔得失去了知觉,无限地扩大,直达到自己的脑海。
  她就是一个石人,也忍受不了这样的刺激" 浩轩,来吧,进来吧。" 浩轩似
乎永远不无需做准备似的,她回头看时,浩轩已经在扶着自己的小弟弟。她将身
子俯得更低,就在这一刻,那个象铁棒一样硬的小东西塞进了自己的小穴。
  直直愣愣的肉棍子顶着小穴的上端就这么向前进着。似乎自己体内的那些血
肉就要被扎破了似的,有点疼、但是更快乐、更刺激。
  她咧着嘴,等待着……
  浩轩的冲击从第一秒钟开始,就是强烈的,无停歇的,耳边只传来两具身体
撞击在一起啪啪啪的声音。每一次的顶入都让她浑身颤抖,每一次的抽离都象是
被拉出了身体里所有的神经感官,继而又是凶猛的进入,她不想嗔怪这孩子的凶
猛和鲁莽,也不愿意责怪。这种感觉只在这两天有过,未来什么时候会有——遥
不可期。
  浩轩努力地扭动着扭着纪芹的腰,以使自己的小弟弟进得更通畅些,可是这
样的所谓的通畅冲击确使纪芹基金奔溃,她已经就闭着眼,咬着牙,承受着、更
在享受着。
  浩轩也看到了纪芹的屁股都被撞击得红了一大片,但是这时候已经不是心疼
的时候,只有冲击更猛烈的冲击才是浩轩唯一想做的。
  纪芹本想喊出什么话,但穿出来的声音更本就是模糊的,她的身子似乎越来
越软,浩轩却达到了最顶峰。
  在一阵强烈的快速的冲刺之后,纪芹觉得自己的小穴被一股强大的热流击中
了,她长嘶了一声,俯在案板上。
  浩轩喘了好一会气,才慢慢地将依然粗大的小弟弟拔出来。一股浓精顺着纪
芹的穴口就留下来,纪芹的腿一软——幸好扶住了案板。
  浩轩目不转睛地看着,直到精液滴答滴答地流完了。他也俯下身,亲这纪芹
的发红的屁股、亲着她的后背。一直往上,往上。
  纪芹幽幽地说" 浩轩,我——你是我这辈子最后的依靠了。" 浩轩没有说话,
兀自地亲着。
  纪芹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要是你也想我,就告诉我,我一定会去看你的。"

开心五月色 开心五月花 开心五月激情五月天 亚洲就去吻狠狠射 就去吻-综合